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电子杂志
2013-07-11 星期四 农历六月初四 繁体版

中国财资管理网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财资管理网 >> 财税管理 >> 正文

发票即时贴上的“神秘代码”

发布时间:2019-09-04 17:54:18 ?来源: ?作者:
新闻导读:上海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立即组织人员对H支付公司立案调查。

企业受票业务疑窦丛生。在核查账目时,检查人员发现,发票凭证旁的即时贴上都写有一个代码。这个“神秘代码”代表什么?它与企业的疑点业务有关吗?


134份疑点普通发票


2018年底,国家税务总局上海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接到国家税务总局的专案检查任务。任务信息显示,上海M服务公司向H支付公司开具增值税蓝普通发票134份,价税合计1122.2万元,随后上海M服务公司开具131份增值税普通红字发票,对此前开出的100多份发票进行对冲,价税合计1119.37万元。由于上海M服务公司已被主管税务机关认定为非正常户,并且其行为涉嫌虚开发票违法,因此上级机关要求上海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对相关企业实施进一步核查。


上海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立即组织人员对H支付公司立案调查。


H支付公司成立于2011年3月,注册资本1亿元。主要从事互联网支付业务,收入主要来源是服务费。2016年、2017年,企业均享受了高新技术企业减按15%税率征收的所得税优惠政策。得益于近年来我国互联网支付行业迅速发展,该公司2015年~2017年业绩连续提升,3年纳税总额均成倍增长,2017年纳税总额近1800万元。


检查人员采集了H支付公司2015年~2017年的电子账套及电子经营数据。初步阅账后,检查人员发现:H支付公司于2017年1月~12月收到上海M服务公司开具的增值税普通发票共计133份,以“服务费”形式记入了销售费用,并在2017年度企业所得税年度纳税申报中全部进行了税前扣除,金额共计1116.72万元。上海M服务公司随后开具的用以对冲的131份增值税红字普通发票信息,并未在H支付公司的账上出现。


既然H支付有限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是提供互联网第三方支付服务,并收取服务费,为何其还要取得大量服务费发票?上游企业究竟为H支付公司提供了什么服务?这些服务费究竟是什么性质的费用?上海M服务公司随后开具131份增值税红字普通发票对冲此前其开出的发票,这一行为究竟和H支付公司经营有无关联?


查阅分析企业涉税信息后,检查人员脑中涌现出无数个问号。综合初步阅账的相关情况,检查人员认为H支付公司存在接受虚开发票,偷逃企业所得税嫌疑,决定通过核查相关企业资金流、并对企业实地检查等方式实施进一步调查。


即时贴上的“神秘代码”


带着疑问,检查人员对企业进行了实地核查,重点查阅了H支付公司2017年1月~12月销售费用的原始会计凭证等资料。在逐一归集疑点发票相关原始凭证的过程中,检查人员发现这些原始凭证上都贴着一张写有一串数字代码的即时贴,并且每个数字代码后都记有一些金额。


这是什么意思?


心思细密的检查人员试着将所有即时贴代码后面的金额相加后发现,这些金额的合计数正好与凭证所附发票的总金额相同。看着这些金额和数字,检查人员心中疑惑:即时贴上的这些神秘的数字代码代表什么意思?代码后面的这些金额的合计数与票据总金额相同,这是巧合吗?


为了摸清H支付公司的资金流向,检查人员依法调取了H支付公司、上海M服务公司及相关涉案企业人员的银行账户资料信息。通过梳理发现:H支付公司在2017年1月~12月通过网上银行向上海M服务公司支付服务费共计1116.72万元,上海M服务公司在收到H支付公司汇款后不久,即将款项转入上海W公司的银行账户中,而上海W公司在收到款项后随即全部转入一个名为王某的私人银行账户;截至检查人员调查之时,王某私人银行账户中的相关款项已被全部用现金方式取出。检查人员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个王某正是上海W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其也是H支付公司负责人的岳父。


在调查过程中,检查人员还发现——本案所有涉案企业及涉案人员的开户银行,均在H支付有限公司经营地点5公里范围内。根据这一情况,结合H支付公司与上海W公司为关联企业的线索,检查人员认为,H支付公司有虚构业务、制造虚假资金流嫌疑,其在向上海M服务公司支付“服务费”后,以迅速转移资金到关联方企业及个人账户的方式,完成资金回流。


结合前期调查所获信息,检查人员认为,H支付公司有接受虚开发票重大嫌疑,决定根据企业内查和外调过程中取证情况,对企业相关人员实施针对性询问。


内藏玄机的代理业务


检查人员首先约谈了H支付公司财务经理和业务经理。财务经理李某表示,其刚入职H支付公司,时间尚未满3个月,对公司之前运营的具体账务情况并不十分了解,企业具体账务处理由财务人员孙某负责。


业务经理张某则对检查人员称,互联网支付行业现在竞争很激烈,业务推广非常难。为了拓展业务,H支付公司与一批业务代理公司签订了《代理协议》,以支付佣金的方式委托代理企业寻找具有电子支付服务需求的客户。H支付公司在与客户签订《支付服务协议》后,按照客户支付服务费的一定比例向这些业务代理公司支付代理佣金。当检查人员问及发票问题时,张某马上表示,发票是H支付公司向第三方业务代理公司支付服务费后,由代理公司提供的。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检查人员向H支付公司负责账务处理的财务人员孙某发出《询问通知书》,对其进行了重点约谈询问。孙某称,自己是一名刚工作不满两年的财务人员,主要负责企业账务处理工作,公司的具体报销事宜由另一位财务人员范某负责。孙某表示,虽然在企业工作时间不长,但一定配合税务机关的核查工作,并主动提供了H支付公司与全国各地45家第三方业务代理公司的业务往来明细清单。


检查人员仔细核对后发现,H支付公司记账凭证上所粘贴的每张即时贴上均有3个~4个代码,每个代码后面的金额数字都与其合作的一家第三方代理企业的当月代理佣金结算金额一致,而每张即时贴上所记金额都与凭证后所附的上海M服务公司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金额一致。经检查人员核查,检查期内,每月H支付公司类似的原始凭证均有10余张,合计金额在100万元左右。


综合各方信息,检查人员判断:H支付公司账目凭证即时贴上的每个神秘代码就是与该企业有合作的第三方代理企业的“代号”,从企业账簿凭证的数据来看,检查期内,H支付公司平均向3家~4家第三方代理企业支付的服务费数额,即与H支付公司取得的上海M服务公司开具的一张增值税普通发票的金额相同。


“兑水”的业务成本


随后,检查人员约谈了企业负责人和相关财务人员。结合涉税违法案例,检查人员重点向企业人员宣讲了发票管理法规、税收违法“黑名单”和联合惩戒相关政策。


检查人员表示,企业具有涉税违法行为,将影响企业信用,如果上了税收违法“黑名单”,受到公安、海关、银行等相关单位的联合惩戒,企业将处处受限,对未来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听了检查人员的耐心宣讲和辅导,面对检查人员出示的证据,H支付公司负责人讲出了即时贴“神秘代码”背后的秘密:即时贴上所写的“神秘代码”,确实是H支付公司为每个业务代理企业所编的“代码”,而代码后面的数字,如检查人员所料,是H支付公司向代理企业支付的服务费。


该企业负责人表示,由于第三方业务代理企业均无法提供相应的发票和凭证,H支付公司负责发票报销事项的财务人员范某,便通过支付开票费的方式,从上海M服务公司取得了虚开的增值税普通发票。


经查,H支付公司在未与上海M公司发生真实业务往来的情况下,虚构资金流,以按比例支付开票费的方式从上海M公司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133份,涉及金额1116.72万元。H支付公司用这些虚开发票入账,在账簿中虚列支出,共偷逃企业所得税167.51万元。


针对企业的违法事实,上海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依法对其作出补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251.26万元的处理处罚决定,企业表示接受税务机关处罚,按期足额补缴了税款、滞纳金及罚款。


本文刊发于《中国税务报》


上一篇:企业所得税十一项费用结... 下一篇:最后一页
想快速阅读本站最新新闻资讯吗?点击右侧RSS订阅本站相关栏目新闻 打印 RSS